• 2008-09-12

    传说中的代沟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磁带大爷深情款款地话说当年,iPod小伙子说饿地神呀。另,里面的iPod有点象Metallica乐队的主唱James Hetfield。

        时代真是在变,当初听Metallica乐队的歌,都是得找打口带,现在我都找不到当年的Walkman了。

        这个图案是Tee设计图案,来自于http://www.threadless.com/,效果图包括: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 广大音乐青年,尤其是iPod音乐青年真应该人手一件这个Tee!

        目前还没有发现国内有类似于这个threadless.com的网站。如果有,会火。

  •     穿越半个北京,看到药贩子的背包里……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试图索要一盒,未遂。这真令人扼腕。

  •     这就叫人品闪耀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所以,还是那句老话:人品,真不是无所谓有,无所谓无的东西啊。

        但是即使如此,我还是不会去看闹运会地。

        因为人品闪耀的人都有个口号:珍惜僧命,原离闹运。

        看票背后华丽的霸王须知:

       

  •     最早是日本《读卖新闻》在6月11日的消息,日本游泳协会(Japan Swimming Federation)在6月10日决定,允许日本游泳选手穿着Speedo品牌泳装参加8月份的北京奥运会。

        实际上,由于日本泳协与Mizuno、Descente和Asics这三家日本体育用品公司之间签有赞助协议,所以理论上来说,日本国家队游泳选手只能在这三家公司中选择泳装产品。

        然而,在日本泳协放松决定之前的日本游泳公开赛中,共有17项日本全国纪录被打破——16项纪录都是来自穿着Speedo新泳衣的选手。其中,与Mizuno签有赞助协议的北岛康介穿着Speedo品牌的LZR Racer泳衣服打破了200米蛙泳世界记录(快了几乎1秒)。实际上,今年2月份Speedo推出新泳衣LZR Racer以来,身着这一泳衣的运动员已经打破了38项世界纪录。既然Speedo LZR Racer泳装的优势已经很明显,所以目前日本泳协几乎没有其他选择,只能允许日本游泳选手身着Speedo LZR Racer泳装参加比赛。

        Mizuno方面表示,为北岛康介与其他选手取得优异成绩感到高兴。并称不会对北岛康介违约一事进行处罚:“当然,公司对许多选手身穿其他公司泳衣怀有复杂的心情。”

        《读卖新闻》认为,目前看来,Mizuno、Descente和Asics已经接受了日本泳协的这一决定。这实际上意味着在开发最佳泳装的竞争中,日本公司已经集体认输(其中包括以面料技术见长的Descente公司)。考虑到Speedo LZR Racer是由化工合成材料制,而化工合成又是日本的强项之一,《读卖新闻》认为三家日本公司集体落败于Speedo是一种耻辱。

        《华尔街日报》之前有报道说,在LZR Racer的研发过程中,Speedo借助美国国家航空及太空总署(NASA)测试航天器进入地球大气层后表面承受摩擦力的风洞,对诸多材料进行了测试。新泳衣能强有力地压缩运动员的躯干与身体其他部位,降低肌肉与皮肤震动,从而有助于运动员节省能量、提高成绩。

        其他泳衣厂商认为Speedo方面使用聚氨酯纤维材料违反了游泳运动有关泳衣的规定。国际泳联(FINA)规定,泳衣不能为运动员提供额外的浮力,但许多运动员认为新泳衣的确可以增加浮力。然而,国际泳联仍然在4月份确认,泳衣中可以使用聚氨酯材料。

        除了日本三家公司认输以外,美联社(Associated Press)在6月15日报道称,Nike方面已经允许签约的7名美国游泳选手在6月底的美国奥运选拔赛上使用Speedo的LZR Racer泳衣,以“满足他们的好奇心”(satisfy their curiosity)并专心竞赛。这7名运动员中包括曾经创造男子100米和200米蛙泳世界记录的Brendan Hansen,以及Aaron Peirsol和Whitney Myers等。

        不过,接受Nike赞助的中国国家游泳队(04年以前赞助商为Speedo)的说法则是:泳衣只不过是辅助用品,创造好成绩的根本因素还是本身的实力

        传说中的Speedo LZR Racer(第4代鲨鱼皮):

       

  • 2008-06-14

    过去个把月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忙着吃请或者请吃。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忙着上班,就象这样等班车。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所以忙得没去考试。

        Just Yesterday,Great White乐队的歌。最早买的打口带里就有Great White乐队的专集,没想到还没解散,还在出专集。总体说来,Great White乐队音乐风格还是属于略带蓝调的重金属,但是这首Just Yesterday恰恰最不Great White。然而偶尔的小调子也不妨碍好听。

       

  •     来自NKspielberg的blog,希望人们都平安。 

        一些人 2008.5.21 11:20 作者:NKspielberg

        13号那天下雨,到下午的时候已经下得非常大了。从北川转移过来的伤员都睡在临时搭起的窝棚里,下面是水泥地板,上面是篷布,老是漏雨。伤员里面有个小男孩,可能只有34岁,脚掌上裹着纱布,被血浸透了,右半边脸肿得很高,还在发烧。但是他又不哭又不闹,连哼哼都没有,非常非常安静。后来护士叫我们过去,说雨太大了,要把他移到相对干燥一点的地方。那时候又发现他已经把被子尿湿了,但是已经没有多余的被子,只能把尿湿的垫在下面,让他和旁边一个年轻人共用一床被子。然后就开始移他。护士对他说:“儿子啊,来移个地方,一下就好了。”我们就准备抬他了,他睁开眼睛像个大人一样说了一句话:“你们轻点点噢。”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。

        有位北川的女警察,如果我没有记错,应该叫YHJ。我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在帮助围栏外面从各地赶来的人寻亲。我在窝棚外面喊“YHJ”的时候,她虚弱地说了句“谁在找YHJ?”我当时非常高兴,因为那天那么多名字,真正能找到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我跑过去结结巴巴地说“我马上去叫他过来,你等等你等等”,然后到围栏那里喊“YHJ的家属!”没有回声。后来又陆陆续续喊了很多次,那个找她的人却再也没有出现。再后来,一个当志愿者的学生跟我说,想把一根红色的手链送给一个“警察阿姨”。我当时就想到,应该是那位YHJ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他刚才在那边帮忙,听见那位警察阿姨断断续续在跟护士说话,说本来自己可以再多救几个人的,没想到就被砸到了。那个学生说,他想过去跟那位警察阿姨说句“好人一生平安”。

        有一位叔叔,名字我不记得了,当时围栏外面是一位中年女人找他。我在喊的时候,听到他答应了,我就冲过去。他躺在地上,非常虚弱。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也非常虚弱。他说:“谁找我?”我听了几次才听清楚。我说:“你爱人找你。”他的脸一下子就哆嗦起来。他挣扎着要坐起来。我说你别动你别乱动!但是我又不敢去按住他。他就一边挣扎着,一边很吃力地说请你叫我爱人过来,我要跟她说句话。我说他们只能在围栏外面,但我可以叫她移到离你比较近的位置。我就赶快去叫那个女人,叫她往这边移。然后我转头看见那位叔叔已经站起来了,腿在不住地哆嗦,但是还在努力朝围栏那边移。然后他看清楚了,他黯然地跟我说了一声:“不是我爱人……”那个声音我没办法形容。

        我们学院那些当志愿者的学生其实我都不太能叫得出名字,因为要么没教过,教过的也是大课。抬伤员那天,现场组织的人一开始就说抬这个很累,他自己跑了三圈就受不了了。但是那些学生跑了多少趟我实在记不清楚了,就记得他们不停地在抬。中途有几个学生跟我说,抬人的时候简直不敢看那些伤员。我当时低着头说不出话,因为我自己也不敢看。中午多数人吃的是一碗粉丝,是捐赠的。有几个没有分到粉丝的学生,我带他们出去吃东西,街上只有一家店开着,供应冷的炒饭。我们就一人吃了一碗炒饭。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,雨下得很大,很冷,大多数人没有雨具。没有伤员运来的时候,学生们就坐在草地里埋着头,我过去看的时候,发现好几个人已经睡着了。

        我很好的一个朋友是北川人,这次他家里只有他和他父亲逃出来。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说他家的房子没有倒,等他从7楼跌跌撞撞下去的时候,看见外面其他的楼房已经成了平地。他背了一个人,四肢全部断掉了,刚开始背着的时候那个人还跟他说话,说谢谢你啊,你叫什么名字,谢谢你啊,后来就没有声音了。他就知道那个人已经遇难了,他说那个人的血吐了他一身。他只好放下这个人去背另一个人。……后来离开的时候,他跟我说,“请你帮我打听北川卫生局的WKQ,是我妈妈……”他的妈妈那天在上班,刚跑出几步就被埋了。前几天我跟他打电话,他说他每天都只能看电影,不敢看电视。

         ……

        就是这样,这段时间有很多这样的记忆,都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,就是一些很平凡很平凡的人。但是对于我,哪怕过去再久,我觉得我都会深深地记得他们。他们就是一个个真实的、有血有肉的、值得去关心的,人。

  • 2008-05-01

    暂停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暂停到6月中,到时候再恢复更新,或者不一定,反正这个世界也不靠谱。或许到时候会将日期返回到4月,也或者不一定。

       

       …… 

       从明天起, 

       做一个考试的人, 

       看书, 

       做题, 

       清心寡欲。

       从明天起, 

       关心英文和专业, 

       我有两门考试,

       守望六月, 

       汗流浃背。

        ……

        空白

       

  •     被我堵门口!哈哈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被我推倒在客厅沙发上!哈哈

      

        那啥……我是不是有点怪蜀黍?囧rz

  • 2008-01-15

    Jordan:传奇23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今年是Michael Jordan 出道23年(1982 NCAA总决赛 北卡大学vs.乔治城大学)。同时Michael Jordan又是穿23号球衣。

        所以Nike今年自然要拿23来臭屁一下,但是今年的AIR JORDAN鞋并没有叫AIR JORDAN 23,而是叫AIR JORDAN XX3。不过既然Michael Jordan已经退役多年,甚至也已经离婚,尽管有歌词也说“The king is gone,but he's not forgotten”,但是恐怕以后AIR JORDAN鞋再出不了几年了。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•     跟鱼香肉丝或者宫保鸡丁不同,几乎每一个饭馆的牛肉拌饭都各有不同。除了牛肉和白米饭以外,都属于厨子的发挥空间。

        这真是跟人一样有着不同个性的吃食。

        比如有这么一家饭馆,这家饭馆正好在南开大学东门对面的同安道上。于是这家饭馆也就叫同安餐厅。虽然叫同安餐厅,但是其实这是家朝鲜饭馆,所以这家饭馆也做一种与别处都不同的牛肉拌饭。

        恰好这家饭馆有一个看起来没什么大追求的老板。所以尽管是到11点才打烊,但是其实到了9点左右没什么生意的时候,老板就会在那里跟厨师、服务员打扑克牌或者下棋。如果你这个时候进去要一份牛肉拌饭,小服务员会从里面跑出来,问你要点什么,同时不忘记扭头跟老板说不许偷看她的牌或者不许偷偷挪棋子。

        有的时候,是老板娘在店里,这时候她就会放下手里的晚报,走过来招呼问要点什么。

        不一会牛肉拌饭就摆上了桌,隔壁里间又继续牌局或者棋局以及笑声——谁说没有追求不是一种生活方式呢?

        在不工作的那年,经常去这家饭馆吃牛肉拌饭——我怀疑牛肉拌饭是制作时间最快的,往往不到5分钟就会上桌。久而久之,服务员跟我的对话从“‘请问您要点什么?’ ‘牛肉拌饭’”变成了“‘牛肉拌饭?’‘对’”。

        到后来有一天,我抓着书本进饭馆,看书忘记这段对话。刚抬头跟老板娘说,受累来份牛肉拌饭,那边说厨房已经在做了。到后来在有一天,我突发奇想点了份冷面以后,服务员一会再次跑过来,很紧张地再次确认我点的是冷面。之后我就基本上放弃了点其他东西的想法。

        然后到北京工作,开始了北漂的生活。北漂几周后的一个周末晚上,回到天津,下意识拐进了那家饭馆。老板还在跟厨师、服务员打牌,老板娘在旁边看着报纸。

        “来一份牛肉拌饭”我说,“啊,有日子没来了啊”他们看着我说。

        同往常一样,不一会牛肉拌饭就摆上了桌,老板娘又继续坐下看《今晚纸》。

        再加上一支香烟,这时候总会让人感慨,在那个让每一个患有慢性鼻炎的鼻子泪流不已的初冬的晚上,至少还有这么一碗牛肉拌饭在这么一家饭馆守候,这世上还是有些事情可以聊以安慰的。

        正因为如此,这份牛肉拌饭的价格也从8元涨到12元后,尤为让人感到这世界真是充满了不靠谱。

        

        比如有这么一家饭馆: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比如有这么一碗牛肉拌饭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