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1-01

    最好的复仇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“我母亲总说,民主就是最好的复仇” (“My mother always said democracy is the best revenge”)
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BILAWAL ZARDARI BHUTTO 


       
    现年19岁的BILAWAL ZARDARI BHUTTO是巴基斯坦前首相Benazir Bhutto的儿子。他母亲Benazir Bhutto在前几天遇刺身亡的时候,他还在牛津读书。巴基斯坦人民党在身为党主席的Benazir Bhutto遇刺身亡后,宣布BILAWAL ZARDARI BHUTTO出任巴基斯坦人民党主席。而巴基斯坦人民党目前是巴基斯坦最大的在野党。

           

  • 2007-12-28

    ***是谁?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1、***是***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2、***也是***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所以,***和***都是blogbus所不能出现的。这真……

  • 2007-11-20

    天空没有痕迹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天空没有痕迹,乌鸦却已在我身上拉了泡屎!!!!

        最近很衰,昨天晚上又证明了一下!从台基厂大街刚走到长安街的时候,听见一阵悉悉梭梭响,然后就发现左臂上一大片……鸟屎。

        啊!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走鸟屎运的人生?!Orz   

        p.s. 由于乌鸦在满清时代地位崇高,导致目前北京崇文门到东单一带乌鸦成群。尤其黄昏时分,树上的乌鸦很希区柯克! 

       

  •     许三多同学!!

        http://www.baidu.com/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感觉许三多同学=《夏洛特的网》里面小猪威尔伯+《阿甘正传》里面的阿甘。

        p.s.第一次到苏州就被偷手机!!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07-09-24

    甜饼子节!!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甜饼子节又来了!春花秋月一年有又一年没完没了啊!

       

        ……

        “天凉好个秋!!!”

  • 2007-07-31

    大大学 - [讲故事]

      美国大学有多大?美国的Miami Dade College的在册学生超过4.5万人(似乎不如浙江大学)。

      但是人多并不意味着教室里面都是人,比如Miami Dade College就没有说一个课堂上超过100人的沙丁鱼场面。在考量大学服务的时候,班级规模也是个标杆,另外一个标杆是学生与教职员工的比例。

      美国《纽约时报》在7月29日给出了一个统计表,表中第一列是大学名称;第二列是学生数量;第三列是全职教职工比例;第四列是学生与教职员人数比例;右边蓝色的三列是关于大学班级的规模分布:包括人数少于20人的班级比例、2049人规模的班级比例、人数超过50人的班级比例。其中数据来源为学校董事会以及Peterson’s(学生与教职员人数比例),图见下。

      前几天adidasNike手里翘掉了德州农业大学(Texas A&M),这是七月份adidas第二次从Nike手里翘掉了大学体育赞助合同:七月初密歇根大学(University of Michigan)终止了与Nike的赞助合同,转向adidas。而adidas为这个为期8年的合同开出的条件包括6000万美元的现金和产品外加650万签约奖金。

      从表中看德州农业大学(Texas A&M)人数排全美第5位,加上又是体育强校,想必adidas的开价要高于之前对密歇根大学的开价。

      美联社在报道adidas搞定德州农业大学一事时,导语揶揄NikeJust Do Itadidas just did itagain

      不过,还是不要跟中国大学提拼人数这事情!一来在全球中国最不缺人口,二来……我们可以合并搞大嘛~

      

  •   712《经济学人》根据Gallup的调查结果推出了一个图表。Gallup公司在130个国家进行了问卷调查,以评价各国国民的幸福感(Happiness)。

      数据显示,在富裕地区更多的人们感到幸福(比如美国、欧洲、日本、沙特阿拉伯)。而一般贫穷地区的人们一般感到不幸福(尤其是在非洲地区)。从这一点而言,图表上的幸福感情况分布更象收入情况调查图。

      但是其中也有例外情况,比如中等收入的哥斯达黎加人和委内瑞拉人位于世界上(自认为)最幸福的人之列(当地人民很不知愁嘛!)。而同时,格鲁吉亚人和亚美尼亚人虽然并不是特别穷,但是他们还是自认为最不幸福。

      下面是全球幸福图:

      

  •  

        又比如那样的夏日午后:

     

  • 2005-10-30

    中国乡村故事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 看到纽约时报的专题报道,上面有一个关于农村家庭的故事(大家可以点开看看):China's Great Divide_Family,或许有些片面。

        在当前的中国农村,有无数的儿童在他(她)们成长过程中,父母并没有在身边。这是一个有关三个人的中国乡村故事:父亲、母亲和女儿。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很多农村儿童象Yang Shan一样,由她们的祖父母带着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很多象Yang Shan父母一样的民工,在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出力 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在中国的农村,现在有了一个新词“留守”。那些老人和儿童“留守”在农村,而轻壮年人们都外出打工。Yang Shan的父亲四次外出打工,她母亲三次外出打工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在读小学,小学在一所足有百年历史的老建筑里,狭窄、昏暗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的老师说她读书很刻苦,表现很好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学校每年的学费大约50美圆,听起来低得不可思议,可是Yang Shan一家的年收入可能也就300美圆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知道她家很穷,但是她想上初中、高中,甚至梦想能上大学。当她拿着学费通知单到家的时候,她父母认为,为了缴学费供她读书,他们夫妇只能外出打工。Yang Shan很难过,但是她能理解,她认为她父母是在为她而受苦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Yang Shan的父亲Yang Heqing在北京,每天工作12小时,每周七天,几乎全年无休假 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工棚很简陋,很冷,大约挤了40多名与Yang先生一样的民工,有的时候,他们半夜会被冻醒。他们每天5:30起床,坐公司的大巴到市中心的建筑工地工作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当被问到为什么来北京的时候,Yang先生说,他需要钱,他家需要钱,他女儿上学需要钱,所以他虽然身体有病,还是要出来打工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的妈妈在另外一个城市打工,每天上12个小时的夜班,这些在中国数以千计的危险的工厂就在生产准备出口的小商品,下班后她在买菜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告诉Yang Shan,我出去打工,你好好在家做个听话的好女儿。”Yang Shan的妈妈说,她非常希望能过年回家,看Yang Shan。但是她的老板说她不能歇假,否则扣工钱,她有点难过,但是没有办法,她家需要钱,她女儿也需要学费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的祖母自己种菜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下学期的学费通知单来了,大约25美圆。Yang Shan的妈妈非常渴望能见到自己的女儿,可是为了不被扣工资,她过年不能回家了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每天都梦想着能早点过年见到妈妈,但是她不知道,为了她们的家,她的妈妈今年不能回家过年
  • 1994-09-13

    闪亮的日子 - [讲故事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