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8-05-22

    一些人(转载)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 来自NKspielberg的blog,希望人们都平安。 

        一些人 2008.5.21 11:20 作者:NKspielberg

        13号那天下雨,到下午的时候已经下得非常大了。从北川转移过来的伤员都睡在临时搭起的窝棚里,下面是水泥地板,上面是篷布,老是漏雨。伤员里面有个小男孩,可能只有34岁,脚掌上裹着纱布,被血浸透了,右半边脸肿得很高,还在发烧。但是他又不哭又不闹,连哼哼都没有,非常非常安静。后来护士叫我们过去,说雨太大了,要把他移到相对干燥一点的地方。那时候又发现他已经把被子尿湿了,但是已经没有多余的被子,只能把尿湿的垫在下面,让他和旁边一个年轻人共用一床被子。然后就开始移他。护士对他说:“儿子啊,来移个地方,一下就好了。”我们就准备抬他了,他睁开眼睛像个大人一样说了一句话:“你们轻点点噢。”我当时眼泪就下来了。

        有位北川的女警察,如果我没有记错,应该叫YHJ。我记得这个名字是因为我在帮助围栏外面从各地赶来的人寻亲。我在窝棚外面喊“YHJ”的时候,她虚弱地说了句“谁在找YHJ?”我当时非常高兴,因为那天那么多名字,真正能找到的人实在太少了。我跑过去结结巴巴地说“我马上去叫他过来,你等等你等等”,然后到围栏那里喊“YHJ的家属!”没有回声。后来又陆陆续续喊了很多次,那个找她的人却再也没有出现。再后来,一个当志愿者的学生跟我说,想把一根红色的手链送给一个“警察阿姨”。我当时就想到,应该是那位YHJ。我问他为什么,他说他刚才在那边帮忙,听见那位警察阿姨断断续续在跟护士说话,说本来自己可以再多救几个人的,没想到就被砸到了。那个学生说,他想过去跟那位警察阿姨说句“好人一生平安”。

        有一位叔叔,名字我不记得了,当时围栏外面是一位中年女人找他。我在喊的时候,听到他答应了,我就冲过去。他躺在地上,非常虚弱。他说话的时候声音也非常虚弱。他说:“谁找我?”我听了几次才听清楚。我说:“你爱人找你。”他的脸一下子就哆嗦起来。他挣扎着要坐起来。我说你别动你别乱动!但是我又不敢去按住他。他就一边挣扎着,一边很吃力地说请你叫我爱人过来,我要跟她说句话。我说他们只能在围栏外面,但我可以叫她移到离你比较近的位置。我就赶快去叫那个女人,叫她往这边移。然后我转头看见那位叔叔已经站起来了,腿在不住地哆嗦,但是还在努力朝围栏那边移。然后他看清楚了,他黯然地跟我说了一声:“不是我爱人……”那个声音我没办法形容。

        我们学院那些当志愿者的学生其实我都不太能叫得出名字,因为要么没教过,教过的也是大课。抬伤员那天,现场组织的人一开始就说抬这个很累,他自己跑了三圈就受不了了。但是那些学生跑了多少趟我实在记不清楚了,就记得他们不停地在抬。中途有几个学生跟我说,抬人的时候简直不敢看那些伤员。我当时低着头说不出话,因为我自己也不敢看。中午多数人吃的是一碗粉丝,是捐赠的。有几个没有分到粉丝的学生,我带他们出去吃东西,街上只有一家店开着,供应冷的炒饭。我们就一人吃了一碗炒饭。到下午四五点的时候,雨下得很大,很冷,大多数人没有雨具。没有伤员运来的时候,学生们就坐在草地里埋着头,我过去看的时候,发现好几个人已经睡着了。

        我很好的一个朋友是北川人,这次他家里只有他和他父亲逃出来。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说他家的房子没有倒,等他从7楼跌跌撞撞下去的时候,看见外面其他的楼房已经成了平地。他背了一个人,四肢全部断掉了,刚开始背着的时候那个人还跟他说话,说谢谢你啊,你叫什么名字,谢谢你啊,后来就没有声音了。他就知道那个人已经遇难了,他说那个人的血吐了他一身。他只好放下这个人去背另一个人。……后来离开的时候,他跟我说,“请你帮我打听北川卫生局的WKQ,是我妈妈……”他的妈妈那天在上班,刚跑出几步就被埋了。前几天我跟他打电话,他说他每天都只能看电影,不敢看电视。

         ……

        就是这样,这段时间有很多这样的记忆,都不是什么轰轰烈烈的,就是一些很平凡很平凡的人。但是对于我,哪怕过去再久,我觉得我都会深深地记得他们。他们就是一个个真实的、有血有肉的、值得去关心的,人。

    分享到:

    历史上的今天:

    出了趟差 2009-05-22

    评论

  • 希望人们都平安!!!
  • 好惨……。别TMD再震了!
  • 愿逝者安息,生者坚强!向志愿者们致敬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