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5-10-30

    中国乡村故事 - [讲故事]

        看到纽约时报的专题报道,上面有一个关于农村家庭的故事(大家可以点开看看):China's Great Divide_Family,或许有些片面。

        在当前的中国农村,有无数的儿童在他(她)们成长过程中,父母并没有在身边。这是一个有关三个人的中国乡村故事:父亲、母亲和女儿。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很多农村儿童象Yang Shan一样,由她们的祖父母带着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很多象Yang Shan父母一样的民工,在为中国经济的发展出力 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在中国的农村,现在有了一个新词“留守”。那些老人和儿童“留守”在农村,而轻壮年人们都外出打工。Yang Shan的父亲四次外出打工,她母亲三次外出打工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在读小学,小学在一所足有百年历史的老建筑里,狭窄、昏暗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的老师说她读书很刻苦,表现很好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学校每年的学费大约50美圆,听起来低得不可思议,可是Yang Shan一家的年收入可能也就300美圆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知道她家很穷,但是她想上初中、高中,甚至梦想能上大学。当她拿着学费通知单到家的时候,她父母认为,为了缴学费供她读书,他们夫妇只能外出打工。Yang Shan很难过,但是她能理解,她认为她父母是在为她而受苦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这个时候,Yang Shan的父亲Yang Heqing在北京,每天工作12小时,每周七天,几乎全年无休假 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工棚很简陋,很冷,大约挤了40多名与Yang先生一样的民工,有的时候,他们半夜会被冻醒。他们每天5:30起床,坐公司的大巴到市中心的建筑工地工作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当被问到为什么来北京的时候,Yang先生说,他需要钱,他家需要钱,他女儿上学需要钱,所以他虽然身体有病,还是要出来打工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的妈妈在另外一个城市打工,每天上12个小时的夜班,这些在中国数以千计的危险的工厂就在生产准备出口的小商品,下班后她在买菜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“我告诉Yang Shan,我出去打工,你好好在家做个听话的好女儿。”Yang Shan的妈妈说,她非常希望能过年回家,看Yang Shan。但是她的老板说她不能歇假,否则扣工钱,她有点难过,但是没有办法,她家需要钱,她女儿也需要学费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的祖母自己种菜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下学期的学费通知单来了,大约25美圆。Yang Shan的妈妈非常渴望能见到自己的女儿,可是为了不被扣工资,她过年不能回家了

        
        Yang Shan每天都梦想着能早点过年见到妈妈,但是她不知道,为了她们的家,她的妈妈今年不能回家过年